秋月白

九十这个人一点也不懒,可是他还是什么都没有写

春春春春春之歌

❗今年刚开学时候的语文作业
❗睡前故事
❗希望不会被小伙伴们看见
❗如果已经看见了,,,,希望不会被打      

        “——诗——歌——?”亚亚有些艰难地发出这两个字的音调。       这是亚亚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它俩显得太陌生啦!也许、也许它是什么新的歌谣吧!从上古时代传来的鲸歌啊,亚亚不用人教也会唱!
       
         “对!诗歌!一首——关于春天的歌!”一条鱼看起来有些兴奋,在水里一连绕了好多个圈。

         亚亚有些困扰——春天吗?这似乎还没有被鲸鱼们歌唱过啊,那么自己该怎么唱出一点一点温暖起来的海水,还有一点一点融化起来的冰面呢?

          大阡子似乎是很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这大约就是‘天外繁星三两点,春海水暖鲸先知’???”     

         亚亚“!!!?”   

        “对对对!那就是阡子……自己写的诗!”一条鱼连忙连忙向亚亚解释       
        “春天的歌,分明该是漫山遍野都开满了五彩的花、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朵花都迎风合唱的歌声啊” 忙着记录第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朵花花蕊颜色的许诺如是道。

        ——那样的话,春唱的歌谣可太轻柔了一点!要是叫不醒沉睡的蛰虫们,可没办法让他们传递春的讯息了啊!仍是睡眼惺忪的舒伯忍不住插话:  
        “春的歌该是春雷和春雨的交响曲!在它们把第三位演奏者————春笋叫醒后,春笋嘎吱嘎吱昂头向上生长的声音,便是春之歌中最完美的伴奏!” 言及激动处的舒伯开始挥舞着他的手臂,殊不知,汇成溪流的春雨汩汩声响,与他的蛙鸣交杂,也别有一番俏皮滋味。

       这次,桩子竟然意外的沉默在了一旁,没有参与讨论。
       桩子现在仍沉浸在极大的兴奋中——就在不久之前,桩子发现了这个春天自己身上长出的第一片嫩芽!这个与她有这相同的心跳声、全新的生命!虽然春分已经过去很久了,但在仍未消逝的寒风中,嫩芽单薄的叶片还在瑟缩着想要拒绝生长,只让寒风带走因自己的生长而被顶落的枯叶。        对桩子来说,春之歌便是与她的嫩芽依偎在一起时,静听到的,嫩芽鼓动的血脉声吧!

       一条鱼和亚亚还在相互绕着圈圈,争执着冰面化开的时候到底有没有细小的“咔嚓”声,在一片杂闹的水花声中,这个话题……看似是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