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白

九十这个人一点也不懒,可是他还是什么都没有写

消失殆尽时


Part 1

    又是这样,这是这只梦魇第四次来找上九十了。
    下午第一节课的铃声已经打响,九十也刚从睡梦中缓过神来。

    每次都是这样,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刚下,九十便被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拉入梦境中,错过午饭,错过整理书桌,错过打扫清洁,直到2:05上课铃的打响才缓缓醒过来。

    九十有些懊恼,以前可从来不会因为晚睡而如此狼狈啊,并且据同桌二麸说,再怎么喊也没能喊醒九十。
    而像是这样劣质的睡眠带给九十的脱力与颓丧已经将近一周了。
    不过还好的是,这一次醒来后,没有了前三次那样绝望而又难过的感觉——梦里明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醒来的刹那间,被尽数抹去,只留下偌大的白色空间。
    有什么被遗忘了!遗忘与无力抓住的绝望。
    这次总算是最踏实的一次睡眠了,梦里什么也没有,也什么都不记得。

    下午两节连堂的数学课让九十好好领教了一把饥困交迫的滋味。也许今天唯一值得庆幸的事,便是在晚自习考完最后一张检测卷后,就可以好好用这个周末补一补觉了!

Part 2

    周一的早晨,正是困意最浓时,尽管第一节课是九十最喜欢的物理课。无意看见了教室后排坐得满满当当的一排老师,九十挑了挑眉——又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团队来听课吗?难得古老师没有提前告诉我们啊。
    只是——走上讲台的老师,却不是九十一心想要见到的人。
    看来这节物理课是不能指望见到古老师了。
    现在九十可没有兴趣了解讲台上那个唾沫横飞的陌生中年老师在讲些什么定律————反正再怎样也没有古老师讲的好。
    九十便以此为由,理直气壮地打了一节课的瞌睡。

    也许是周末补觉的缘故,今天是九十这两周以来第一次没有在中午被梦魇找上门来——嘿,真是久违的午饭啊!
  
     这样似乎不错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了周二上午的最后一节课,物理课的开始。这次走进教室的人,仍是昨天的中年男人!九十有些沉不住气了,可大家似乎都没有什么反应????
    她的古老师呢?!!!?从昨天早上开始,已经有整整一天半没有见到她了!
   
    九十有些不满的用手肘戳了戳同桌,压低声音:
    “喂,二麸,这个满口‘你奶奶的’的老年人是谁啊!?古老师呢?!”
    二麸脸上全是黑人问号
    “你睡傻了?还是...脑子...出毛病了?”
    “什么傻不傻的,你才有毛病!先告诉我这老师是谁!!!!古老怎么不见了!?”
     事与愿违的,九十还没能从满脸震惊的同桌口中问出什么,就被讲台上的男人点了名——
    “九十!你在讲什么讲!?要不你给我讲讲这道题?我刚是怎么讲的!?”
    九十对于这个陌生老师竟知道自己的名字表现出极大的震惊,没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又被勒令站到教室后面听讲。
   
    这一整节课九十都没能想明白,为何除了自己,大家都认识这个陌生老师,以及她的古老师究竟在哪儿?
    前面依然满脸疑惑的二麸转头看了九十一眼,又转过身,伏在桌上开始奋笔疾书些什么。

Part 3

    下课后,二麸递来的纸条让九十又晕厥起来。随着纸条一起涌来的大量记忆使九十暂时没法用大脑支配肢体,险些栽倒。

    ——
    二麸口中的 “强哥” 是他们的新物理老师
    就是那个讲台上九十看来 “陌生的老年人”
    他教九十他们已经有一周了
    九十在他来的第一天就试图拒上物理课,并与他争执
    他是来代替古老师的
    上周九十每次被拖入梦境后,似乎就会遗忘些什么
    浑浑噩噩度过了一周
    现在九十记起来了

    古老师
    在上周
    一次车祸中
    丧生了。

    极度的晕厥,那股不可抗力又回来了——把九十拉入深渊拉入梦境的那个梦魇。
    这一次,九十看清楚了。

    在梦里,是古老师在讲物理课,正好讲到万有引力,那是九十最喜欢的一个部分。
    ‘ 那么,我要把自己仔仔细细地切割成多少个多小的质点,才可以算一算我们之间的万有引力呢 ’
    梦里的九十这样想着。
    古老师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  F万=G×Mm/r²,一如既往的轻仰着头,微笑着圈出 r²,向九十道:
    “太远了”
   
    尽是失落。
    接着,画面开始被大片大片的空白取代
    粉笔消失,公式消失,黑板消失,还有她和她好看的微笑,也尽数消失。

Part 4

    上课铃响,九十头痛欲裂地抬起头,正对上二麸无奈的目光
    “你又睡了一个中午诶!怎么叫都叫不醒你!要不是你这样睡了一个星期,还以为你病了!”
    九十无暇回应二麸,努力回忆着刚才的梦境,可唯一能忆起的却只有一望无际的白色。
    明明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到底遗忘了些什么啊!!!???
    无力与绝望、再度袭来。
    九十难过得想哭。

    二麸像是知道了些什么,绝口不提他们的物理老师们,只催促着神情呆滞的九十拿生物书,开始下午的课程。
    九十的眼前似乎总有影影绰绰晃动的人影,熟悉的面庞,可九十却已唯独记不起她是谁了。

    之后的日子里,梦魇一次又一次的降临。
   


    上次的梦魇太大意了,只吞噬了九十有关车祸的记忆部分。梦魇没料到九十的记忆能恢复如此之快——也没料到她在九十心中埋得如此之深
  
     这次,梦魇觉不允许自己再出差错了,它只好重新开始吞噬九十的记忆,直到把有关她的记忆吞食殆尽。
  
     九十忆起几次,它便吞噬几次——纵使从此九十的记忆支离破碎,纵使从此九十的心空空落落。

    梦魇是她派去的
    她可不愿见到九十因她而一直萎靡不振——
    毕竟九十那么喜欢物理,九十还要继续学习啊
    所以,让就自己消失在九十的记忆里吧,一如自己不曾来过

    ————只是,她从都不知道的是
    九十从来都不喜欢物理
    九十只是喜欢她而已
    仅此而已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