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白

秋月白这个人一点也不懒,可是他还是什么都没有写

【LM/ER】安灼拉家里的癞蛤蟆(一发完)

是面包超罕见的糖!!!!
九十在弧过两天之后!!!!!
收下啦✔✔✔
也超级感谢面包了!!!!!!!!!!
又是一个要吹爆的太太!!!!!

十一囡:

给九十 @秋月白 的生贺!


九十小可爱生日快乐!


不要不开心嘛!


*


安灼拉的洗手盆里来了一只癞蛤蟆,他偷偷躲在里面,没人能发现。


入住几天后,癞蛤蟆已经摸清了安灼拉的作息时间。


只要安灼拉要用洗手池,他便马上跳到洗手池下方的垃圾桶旁,藏好。


等没人了再重新跳上去。


水龙头很老了,一直扭不紧。


水珠一滴滴落下,砸在癞蛤蟆的脑袋上。


很舒服呢。


 


安灼拉是一个俊美的高个子,真的好高好高噢!


藏起来的格朗泰尔抬起头,痴痴地想。


 


是的,这只癞蛤蟆有名字的,叫格朗泰尔。


 


安灼拉的房子旁边有一个大大的湖泊。


也许格朗泰尔就是从那里来的。


 


这间湖边小屋废弃了好久,在某一个晚上突然有了光亮。


 


喜欢追逐光的格朗泰尔便蹦跶蹦跶过来了。


 


*


格朗泰尔总能知道一些小道消息,


所以他知道安灼拉小时候是住在小屋子旁的大房子里的,


房子好大好大,像个大城堡。


也许安灼拉是城堡里的王子。


可是他很久没回来啦。


这次回来也不到那个大房子里了,而是选择了这间小木屋。


他是不是被赶出来了呀?


格朗泰尔替安灼拉感到难过。


 


*


夜幕来临,小虫子们也就出动了。


夜晚的屋子里有飞蛾,蟑螂,小蚂蚁。


还有一个安灼拉!


在格朗泰尔的眼中,是天堂无疑了。


 


格朗泰尔的舌头一伸,小昆虫们全都卷到嘴里啦!


丰盛的美食,让格朗泰尔彻底敞开了肚皮。


吃吃吃!


然后吃撑了。


他打了一个嗝,呱呱~


惨了,声音太大了。


湖边有小动物的声音并不出奇,


可浴室里传来癞蛤蟆的叫声就有些突兀了。


安灼拉闻声,走了进来。


他在格朗泰尔的面前站定,蹲下了身子。


那双另太阳和月亮都黯然失色的眼眸,对上了格朗泰尔的额……大眼睛。


呱、呱呱呱~


你、你好呀!安灼拉!


 


安灼拉一把抓过格朗泰尔,直起身,来到屋子外,随手一扔。


关门。


 


*


格朗泰尔被赶出来了,格朗泰尔心情低落。


他伤心了,他想喝酒!


没错,格朗泰尔是只喝过酒的癞蛤蟆。


在他还是小蝌蚪的时候,有一天,他游到了小溪里,遇到了一个孩子。


孩子偷了他父亲还装有些许酒液的酒杯,伸手一捞


连水带格朗泰尔,捞进了杯子里。


然后格朗泰尔咕噜咕噜喝了好多的酒。


格朗泰尔在杯子里飘飘欲仙,小孩儿在杯子外看着他游来游去的。


小孩儿玩腻了,将格朗泰尔放回水里,醉了的格朗泰尔飘啊飘,就飘远了。


 


房子的灯光熄灭了,安灼拉睡觉了,可是他还没有放格朗泰尔进来,呱!


他不要格朗泰尔了,格朗泰尔要哭了,呱呱!


哭红了眼的格朗泰尔可怜巴巴地蹲在大门外。


一蹲就是一个晚上。


 


*


吱呀~门开了!


一双大长腿迈过格朗泰尔,直径走向远方。


都没有看格朗泰尔一眼耶,好没良心噢!


安灼拉出门了,他每天这个时候都要出门的。


格朗泰尔望着那挺拔的背影越走越远,他眨巴眨巴嘴,擦了擦口水。


回头一望。


有一个门缝!安灼拉留了一个门缝给他!


安灼拉还是喜欢他的呱~嗝!


哭了一个晚上,他嗓子哑了。


可是这并不影响格朗泰尔高兴的心情。


 


然而门缝太窄了,他挤不进去。


因为格朗泰尔在安灼拉的家里吃太多了。


他胖了,不对,是壮了!


总之他进不去了!


而且……还出不来了!


 


*


黄昏回来的安灼拉看见了一只夹在门缝里,留了个屁股在外面的癞蛤蟆。


噶!呱呱!


救命!安灼拉!


 


*


格朗泰尔又一次被扔出去了。


所以安灼拉的门缝不是给格朗泰尔留的吗!


格朗泰尔又要哭了!呱呱!


 


格朗泰尔饿了,他整天整夜都蹲在了安灼拉的房门外,没有去捕食。


肚子咕噜咕噜直叫。


可是他不想回池塘去找吃的,他只想呆在安灼拉的身边。


近一点,再近一点。


 


下大雨了,雨水哗啦哗啦的,淋湿了格朗泰尔。


幸好格朗泰尔是一只癞蛤蟆,他喜欢水!


可是他更喜欢光亮和安灼拉,因此他才来到了这里。


哐哐哐,有什么在响?


格朗泰尔循声望去,一个窗户被大风吹开了,年久失修的锁掉落了下来。


太好了!格朗泰尔可以回家了!


 


格朗泰尔跳了进来,啪嗒啪嗒,直奔浴室。


趁着安灼拉没有发现,他要快点躲到垃圾桶旁!


殊不知他身后长长的水痕出卖了他。


 


早上了,雨也停了。


安灼拉来到洗手池前,对着镜子洗漱。


临走前他瞥了瞥角落里的垃圾桶。


格朗泰尔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着朝垃圾桶的方向挪了挪,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


安灼拉伏在书桌上,写啊写。


烛光打在他像雕像一样的脸上,好帅噢!


格朗泰尔将脑袋探了出来,开始流口水。


突然,安灼拉抬头,直直望了过来。


他离开了书桌,在格朗泰尔面前拐了个弯,走进厨房。


他去准备今天的晚饭了。


格朗泰尔在暗处松了一口气。


 


几周过去了,格朗泰尔发现安灼拉是知道他的。


所以他默认了格朗泰尔的存在了吗?格朗泰尔好高兴噢!


 


*


安灼拉的小屋暖冷适中,非常受小动物的欢迎。


安灼拉本人美丽又坚毅,非常受格朗泰尔欢迎。


 


*


渐渐地,格朗泰尔勇敢了起来。


他会跳到安灼拉书桌上,乐呵呵地盯着安灼拉认真工作的脸庞。


到后来,他的胆子越来越肥,敢跳到安灼拉的饭桌上了。


也不怕自己的样子会让安灼拉没了食欲。


当然,他还干过更过分的事,例如蹲到安灼拉的大腿上,呱呱呱唱着歌、


来到安灼拉的枕边,等着他缓缓睁开眼。


一睁眼就看到这张脸,也是难为安灼拉了。


 


安灼拉心情好时,会由着他。


心情不好了,便把他扔出窗外。


可是格朗泰尔一点儿也不怕,那个窗子的锁是坏的,他总能回来哒!


 


*


今天安灼拉拿了一个瓶子回家,他将高高的瓶子放在了餐桌上。


格朗泰尔好奇地围着安灼拉蹦跶。


 


安灼拉用一个东西扭着瓶盖,打开了瓶子,将红色的液体倒进杯子里。


酒!格朗泰尔两眼放光,噗通!跳进了安灼拉的红酒杯里。


溅了安灼拉一身。


顺便把自己卡住了。


噶!呱呱!


救命!安灼拉!


格朗泰尔头往下,腿朝上,一蹬一蹬,高声呼救。


 


格朗泰尔最终被拽了出来。


他瘫在安灼拉的掌心上,拼命呼吸。


呱呱。


活过来了。


 


安灼拉把他放进了洗手盆里,帮酒鬼蛤蟆清理通身的酒味。


这时格朗泰尔才看见安灼拉沾满了红酒迹的白衬衫。


呱呱……


对不起,安灼拉……


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呱……


 


这是不可能的。


隔天,当安灼拉出门时,格朗泰尔找到了摆在储藏柜上的酒瓶。


几次跳跃,他便来到了酒瓶的隔壁。


酒鬼蛤蟆用身子一撞,酒瓶打翻在料理台上。


 


格朗泰尔乐坏啦!


 


然后他又被扔出去了。


 


*


这一次,安灼拉找来了一根粗木头,顶着窗户。


安灼拉真的生气了,


格朗泰尔进不来啦!


格朗泰尔只能再次跳到安灼拉的门前。


这一次他不敢叫了,不然吵到安灼拉惹他更生气了怎么办。


 


*


安灼拉出门啦!格朗泰尔仰起脑袋,满脸期待。


可是安灼拉一个眼神都不给他。


 


格朗泰尔蔫了,他耷拉着脑袋,趴在门前的石板上。


 


*


安灼拉回来啦!


格朗泰尔眼巴巴地望着他的希望。


等到的只是无情的关门声。


 


*


格朗泰尔要哭了,呱呱!


他想闭嘴的,可是他好伤心,控制不了地哭了,呱呱呱!


安灼拉不要他啦!怎么办呱呱呱!


他不吃不喝,就在门前哭。


他知道他很烦人,可是控制不了啊呱!


 


他想喝水,哭了好久的格朗泰尔迷迷糊糊地想。


他好像没那么饿了,为什么呢?他明明没有吃东西呀。


他是不是死了?死了的蛤蟆就不会饿了……


不行!他不能死!起码不要死在安灼拉的门前。


不然安灼拉开门的时候看见了一只癞蛤蟆死在这,会感到很恶心的!


 


*


格朗泰尔睁开了眼,然后他看到安灼拉倒过来的俊脸。


他一定是来到了天堂,他这只坏蛤蟆居然还能上天堂吗?


可是他不想上天堂,他只想要安灼拉的洗手池和安灼拉。


格朗泰尔浮在水中伤心地想


不过他躺的这个地方好像他的洗手池哦……


咦?格朗泰尔一个激灵,将肚皮翻转了回来。


然后他又一次对上了安灼拉的眼睛。


好美!


格朗泰尔又流口水了。


*


安灼拉绷着脸,皱着眉,扭头走开了。


 


格朗泰尔立马爬上了洗手盆的边缘,却不敢跳出去找安灼拉。


他现在全身都是湿的,会弄脏安灼拉的地板哒。


 


总之,这一次的危机有惊无险地度过了。


从这之后,格朗泰尔乖了很多,起码没有再偷酒喝了。


 


*


夏天很快就过去了,格朗泰尔吃了好多好多的东西,打算冬眠。


安灼拉也忙里忙外收拾起行李。


!?


安灼拉为什么要收拾东西!?


 


*


安灼拉要走啦!他来这里只是休假!他现在要回到大大的城市里啦!


格朗泰尔不想和安灼拉分开!


可是安灼拉完全没有要带上格朗泰尔的意思。


他什么都打包进去了,就是没有打包格朗泰尔。


 


*


轰隆轰隆~火车呼鸣。


安灼拉眺望窗外的景色,郁郁葱葱的树木从眼前快速掠过。


湖边的小木屋已经隐逸在丛林里,不见踪影。


这个暑假他过得很充实,他解决了和父母长久以来的矛盾。


还结交了一个神奇的朋友,


然而是时候说再见了不是吗?


他适合自由的山间,而安灼拉也要回到城市倡导他心中的自由。


 


呱!


呱呱!


熟悉的声音响在耳边。


安灼拉挑眉,他打开了放在身旁的手提包。


在里面掏出了一只癞蛤蟆。


 


*


结束了又一次的大眼瞪额……大眼后,安灼拉叹了一口气。


他找来了一个玻璃瓶,将格朗泰尔放了进去。然后细心地用纸蒙上了瓶口,并在上方捅了几个洞。


弄好了瓶子,他不顾其他乘客诡异的目光,将瓶子捧在手里。


 


格朗泰尔在瓶子里转了一圈,视野因为瓶子上的玻璃变得奇奇怪怪的。


而且他好像还有点晕。


可是格朗泰尔好高兴噢!


因为格朗泰尔要跟着安灼拉去大城市啦!


 


 


FIN.

春春春春春之歌

❗今年刚开学时候的语文作业
❗睡前故事
❗希望不会被小伙伴们看见
❗如果已经看见了,,,,希望不会被打      

        “——诗——歌——?”亚亚有些艰难地发出这两个字的音调。       这是亚亚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它俩显得太陌生啦!也许、也许它是什么新的歌谣吧!从上古时代传来的鲸歌啊,亚亚不用人教也会唱!
       
         “对!诗歌!一首——关于春天的歌!”一条鱼看起来有些兴奋,在水里一连绕了好多个圈。

         亚亚有些困扰——春天吗?这似乎还没有被鲸鱼们歌唱过啊,那么自己该怎么唱出一点一点温暖起来的海水,还有一点一点融化起来的冰面呢?

          大阡子似乎是很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这大约就是‘天外繁星三两点,春海水暖鲸先知’???”     

         亚亚“!!!?”   

        “对对对!那就是阡子……自己写的诗!”一条鱼连忙连忙向亚亚解释       
        “春天的歌,分明该是漫山遍野都开满了五彩的花、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朵花都迎风合唱的歌声啊” 忙着记录第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朵花花蕊颜色的许诺如是道。

        ——那样的话,春唱的歌谣可太轻柔了一点!要是叫不醒沉睡的蛰虫们,可没办法让他们传递春的讯息了啊!仍是睡眼惺忪的舒伯忍不住插话:  
        “春的歌该是春雷和春雨的交响曲!在它们把第三位演奏者————春笋叫醒后,春笋嘎吱嘎吱昂头向上生长的声音,便是春之歌中最完美的伴奏!” 言及激动处的舒伯开始挥舞着他的手臂,殊不知,汇成溪流的春雨汩汩声响,与他的蛙鸣交杂,也别有一番俏皮滋味。

       这次,桩子竟然意外的沉默在了一旁,没有参与讨论。
       桩子现在仍沉浸在极大的兴奋中——就在不久之前,桩子发现了这个春天自己身上长出的第一片嫩芽!这个与她有这相同的心跳声、全新的生命!虽然春分已经过去很久了,但在仍未消逝的寒风中,嫩芽单薄的叶片还在瑟缩着想要拒绝生长,只让寒风带走因自己的生长而被顶落的枯叶。        对桩子来说,春之歌便是与她的嫩芽依偎在一起时,静听到的,嫩芽鼓动的血脉声吧!

       一条鱼和亚亚还在相互绕着圈圈,争执着冰面化开的时候到底有没有细小的“咔嚓”声,在一片杂闹的水花声中,这个话题……看似是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了。        

童话___兔子__蹦咔嚓✨✨

  
   故事将从这里开始 ≡ 童话___兔子__蹦咔嚓✨
    
      ✔

    九十以及他的小伙伴们!
     
       亚亚:生活在温暖的海域,活了很久很久并且学识渊博、喜欢吃鸡肉的可爱大鲸鱼,也总喜欢在晴朗时的天空时不时露个脸!亚亚游过的地方,天空也变蓝了呢!

       大阡子:(自认为)威风凛凛的百兽之王,但实则是可爱且萌好欺负(雾)的狮子!【今天的大家也要好好喜欢阡砸!】

       纸镇园:是一座小小的纸镇园呀!纸镇是纸镇园的主人,纸镇园也是不少故事的发生地点。却因为繁重的学习任务,和大家一起玩耍的时间总受限制。

       一条鱼:一条鱼的名字就叫一条鱼!今年有八百零二岁的、一条会魔法的鱼!曾准确无误的为大家占过卜!会不少神奇的魔法!为自己在去年冬天犯下的错误懊悔不已,以失去全部魔法为代价惩罚自己。

       许诺:似乎是这群伙伴里为数不多的正常人类,一个温暖的大姐姐!(但谁又说不是只可爱的兔子小姐呢!)

       秋寂寂:一只魔法高深的魔法狐狸,(也许可以成为一条鱼的老师?)
       寂秋:忙于探究魔法真理的魔法少女!(然而我总怀疑寂秋与秋寂寂有一些神秘的关系!)

      舒伯:世界上最后一只青蛙,能够听懂人类语言、研究过古老的仪式。在讲故事方面也很在行!(我则认为舒伯是个浪漫的诗人)。永远都只有十二岁~(难道是因为青蛙只有十二根指头???)

       秋秋:不正经的甜品站老板,对甜品有这极深的执念,前不久刚考完高级西点师证!曾和我热烈的讨论过亚亚的101种烹饪方法。

       甜甜:在伙伴中似乎是个全能人类一般的存在,好看的字好看的画好看的故事以及……好看的人!(啊,请原谅九十的词穷!)喜欢甜甜画的全家福!

       二麸:中二的吃货仙女!仙女的眼睛总是很好看,不是么~二麸的眼睛里也藏着星星呐!唱歌弹琴与跳舞是作为一个仙女的基本要求!

       木桩子:(自称)一个呆呆傻傻的木头桩子!其实啊——桩子一定是世界上最活泼可爱且不失幽默的木桩!有着讲不完的童话故事!信仰是小蜘蛛,常常为自己的学习任务头疼不已。

       可可:喜欢狗狗的正常人类,会因为家里狗狗总是乱跑丢而懊恼。单纯可爱得像个天使!

       空远:一片未被污染过的净土、与秋寂寂的关系意外不错!

———————————————————————————————
         以上、就是大家的介绍啦!

         最后,九十——九十是什么?,,,,九十自己也不知道。也许是河边的一块石头?也许是一坛被打翻的酒罐?也许是位年已九十头发斑白的老爷爷?也许只是九岁小女孩脑中出走的一段调皮意识?………………九十也不知道

——但总而言之,不论怎样,九十也和大家成为很好的伙伴呢!!


(๑•ั็ω•็ั๑)而现在!是和大家认识一年的日子啦~(๑•ั็ω•็ั๑)

🎉🎉🎉🎉🎉🎉🎉🎉🎉🎉🎉🎉🎉🎉🎉🎉🎉🎉🎉🎉🎉🎉🎉🎉🎉🎉
      

消失殆尽时


Part 1

    又是这样,这是这只梦魇第四次来找上九十了。
    下午第一节课的铃声已经打响,九十也刚从睡梦中缓过神来。

    每次都是这样,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刚下,九十便被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拉入梦境中,错过午饭,错过整理书桌,错过打扫清洁,直到2:05上课铃的打响才缓缓醒过来。

    九十有些懊恼,以前可从来不会因为晚睡而如此狼狈啊,并且据同桌二麸说,再怎么喊也没能喊醒九十。
    而像是这样劣质的睡眠带给九十的脱力与颓丧已经将近一周了。
    不过还好的是,这一次醒来后,没有了前三次那样绝望而又难过的感觉——梦里明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醒来的刹那间,被尽数抹去,只留下偌大的白色空间。
    有什么被遗忘了!遗忘与无力抓住的绝望。
    这次总算是最踏实的一次睡眠了,梦里什么也没有,也什么都不记得。

    下午两节连堂的数学课让九十好好领教了一把饥困交迫的滋味。也许今天唯一值得庆幸的事,便是在晚自习考完最后一张检测卷后,就可以好好用这个周末补一补觉了!

Part 2

    周一的早晨,正是困意最浓时,尽管第一节课是九十最喜欢的物理课。无意看见了教室后排坐得满满当当的一排老师,九十挑了挑眉——又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团队来听课吗?难得古老师没有提前告诉我们啊。
    只是——走上讲台的老师,却不是九十一心想要见到的人。
    看来这节物理课是不能指望见到古老师了。
    现在九十可没有兴趣了解讲台上那个唾沫横飞的陌生中年老师在讲些什么定律————反正再怎样也没有古老师讲的好。
    九十便以此为由,理直气壮地打了一节课的瞌睡。

    也许是周末补觉的缘故,今天是九十这两周以来第一次没有在中午被梦魇找上门来——嘿,真是久违的午饭啊!
  
     这样似乎不错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了周二上午的最后一节课,物理课的开始。这次走进教室的人,仍是昨天的中年男人!九十有些沉不住气了,可大家似乎都没有什么反应????
    她的古老师呢?!!!?从昨天早上开始,已经有整整一天半没有见到她了!
   
    九十有些不满的用手肘戳了戳同桌,压低声音:
    “喂,二麸,这个满口‘你奶奶的’的老年人是谁啊!?古老师呢?!”
    二麸脸上全是黑人问号
    “你睡傻了?还是...脑子...出毛病了?”
    “什么傻不傻的,你才有毛病!先告诉我这老师是谁!!!!古老怎么不见了!?”
     事与愿违的,九十还没能从满脸震惊的同桌口中问出什么,就被讲台上的男人点了名——
    “九十!你在讲什么讲!?要不你给我讲讲这道题?我刚是怎么讲的!?”
    九十对于这个陌生老师竟知道自己的名字表现出极大的震惊,没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又被勒令站到教室后面听讲。
   
    这一整节课九十都没能想明白,为何除了自己,大家都认识这个陌生老师,以及她的古老师究竟在哪儿?
    前面依然满脸疑惑的二麸转头看了九十一眼,又转过身,伏在桌上开始奋笔疾书些什么。

Part 3

    下课后,二麸递来的纸条让九十又晕厥起来。随着纸条一起涌来的大量记忆使九十暂时没法用大脑支配肢体,险些栽倒。

    ——
    二麸口中的 “强哥” 是他们的新物理老师
    就是那个讲台上九十看来 “陌生的老年人”
    他教九十他们已经有一周了
    九十在他来的第一天就试图拒上物理课,并与他争执
    他是来代替古老师的
    上周九十每次被拖入梦境后,似乎就会遗忘些什么
    浑浑噩噩度过了一周
    现在九十记起来了

    古老师
    在上周
    一次车祸中
    丧生了。

    极度的晕厥,那股不可抗力又回来了——把九十拉入深渊拉入梦境的那个梦魇。
    这一次,九十看清楚了。

    在梦里,是古老师在讲物理课,正好讲到万有引力,那是九十最喜欢的一个部分。
    ‘ 那么,我要把自己仔仔细细地切割成多少个多小的质点,才可以算一算我们之间的万有引力呢 ’
    梦里的九十这样想着。
    古老师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  F万=G×Mm/r²,一如既往的轻仰着头,微笑着圈出 r²,向九十道:
    “太远了”
   
    尽是失落。
    接着,画面开始被大片大片的空白取代
    粉笔消失,公式消失,黑板消失,还有她和她好看的微笑,也尽数消失。

Part 4

    上课铃响,九十头痛欲裂地抬起头,正对上二麸无奈的目光
    “你又睡了一个中午诶!怎么叫都叫不醒你!要不是你这样睡了一个星期,还以为你病了!”
    九十无暇回应二麸,努力回忆着刚才的梦境,可唯一能忆起的却只有一望无际的白色。
    明明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到底遗忘了些什么啊!!!???
    无力与绝望、再度袭来。
    九十难过得想哭。

    二麸像是知道了些什么,绝口不提他们的物理老师们,只催促着神情呆滞的九十拿生物书,开始下午的课程。
    九十的眼前似乎总有影影绰绰晃动的人影,熟悉的面庞,可九十却已唯独记不起她是谁了。

    之后的日子里,梦魇一次又一次的降临。
   


    上次的梦魇太大意了,只吞噬了九十有关车祸的记忆部分。梦魇没料到九十的记忆能恢复如此之快——也没料到她在九十心中埋得如此之深
  
     这次,梦魇觉不允许自己再出差错了,它只好重新开始吞噬九十的记忆,直到把有关她的记忆吞食殆尽。
  
     九十忆起几次,它便吞噬几次——纵使从此九十的记忆支离破碎,纵使从此九十的心空空落落。

    梦魇是她派去的
    她可不愿见到九十因她而一直萎靡不振——
    毕竟九十那么喜欢物理,九十还要继续学习啊
    所以,让就自己消失在九十的记忆里吧,一如自己不曾来过

    ————只是,她从都不知道的是
    九十从来都不喜欢物理
    九十只是喜欢她而已
    仅此而已